<noframes id="bzzdb">
<address id="bzzdb"></address>

      <track id="bzzdb"><ruby id="bzzdb"><rp id="bzzdb"></rp></ruby></track><menuitem id="bzzdb"><ruby id="bzzdb"></ruby></menuitem>
          <big id="bzzdb"></big>

            <track id="bzzdb"></track>

            雅萬高鐵高速動車組下線!中國高鐵走向世界!山東“智造”,中國名片→

            由中央廣播電視總臺和工信部共同打造,財經節目中心推出的大型融媒體報道《智造中國》,今天走進山東省。山東是國內商用車產業鏈最為成熟的省份之一,上下游配套齊全。如今,產業鏈上的許多企業都建成了自己的智能工廠,產品的技術水平也不斷提升。

            智造賦能 看變速箱工廠新變化


            △央視財經《天下財經》欄目視頻


            記者來到中國重汽位于山東濟南的一處變速箱智能工廠內。變速箱是重型卡車的三大件之一,用來協調發動機轉速和車輪行駛速度。下圖就是這里生產的一臺自動擋變速箱,可以看到里面有很多大小不同的齒輪,相互組合工作來調節速度。這樣一個大家伙,重量有300多公斤,要用到260多種零部件。 

            圖片


            這么多的零部件,如何精準配送到各個工位?這就離不開智慧倉儲和物流系統。在一個立體倉庫,機器會根據產線需要,來回穿梭取出不同的零部件放在托盤,再通過傳送帶傳輸出來。而現場的這些AGV物流小車,就像餐廳里的“配菜員”一樣,把零部件托盤送到產線上不同的位置。

            圖片


            這些小車如何找到自己的路線?地面上有很多的二維碼,小車通過車身上的攝像頭識別這些二維碼,來自動行駛。零部件配送到位后,生產作業島中間的機械臂,就會把零部件夾取放到周圍的工位上,再依次加工,就像一個“大廚”在周圍的一圈“案板”上“作業”。

            圖片


            智能制造技術既可以提升生產效率,又能保障生產的安全。在這樣的車間里,從物流到生產的各個環節,可以說智能制造無處不在。
            記者繼續觀察變速箱的總裝裝配環節。與傳統流水線不同,這些變速箱都通過機械懸臂吊裝起來,圍繞生產區域自動旋轉前進,在不同位置可以進行柔性配置和加工。

            圖片


            在這里,可以看到兩個模型。左邊這輛是最早的“黃河牌”重卡,是1960年新中國自己生產的第一輛重型卡車,當時它的載重只有8噸;右邊這輛是現在最新款的“黃河牌”重卡,車身加載重已經可以達到49噸。

            圖片

            而屏幕上顯示的先進的無人駕駛重卡,已經在天津港實際投入使用。

            圖片


            一步步看過來,大家能清晰感受到我國重卡制造能力的進步;這一產業鏈上的各個關鍵環節,也正在像今天看到的變速箱生產,朝著智能制造的方向邁進。未來,更加值得期待。

            轉向架智能制造讓中國高鐵走得更遠


            △央視財經《天下財經》欄目視頻

            這個月初,我國出口海外首列時速350公里高速動車組——雅萬高鐵高速動車組在青島下線,工程師鄧鴻劍參與了這列高速動車組轉向架的智能制造。鄧鴻劍見證了中國高鐵從“追趕者”到“領跑者”的角色轉變。在他眼中,智能制造帶給傳統制造業哪些新變化?


            圖片

            中車四方股份公司技術工程部工程師 鄧鴻劍這列車很快就要運到印尼,我們這個技術團隊主要負責列車的最關鍵的部件,轉向架部分的生產和制造,它負責整列車的牽引和制動,我們通過智能制造來完成整個轉向架的生產。

            圖片


            說起智能制造,鄧鴻劍一臉的自豪。在他的辦公桌上,有一支舊電筒和一塊鋼片,鄧鴻劍說,這兩個老物件曾經是生產必備的工具,而現在是一種紀念也是一種鞭策。

            圖片


            圖片


            人工打磨產生的噪聲、鐵屑對工人身體傷害很大。智能化升級后工廠有了自動打磨設備。設備通過掃描對工件建模,再和目標模型對比,最后開啟自動打磨程序,打磨精準度能夠控制在0.5毫米。

            圖片

            中車四方股份公司技術工程部工程師 鄧鴻劍:在效率方面,它比較人工有很大的提升,人可能三個小時要完成的工作量,用設備半個小時就可以完成。

            人工打磨考驗的是手上的力度,人工檢驗考驗的是眼里的精度。過去轉向架出廠前最后一道工序是工人拿著手電筒進行檢查,而如今這臺智能圖像采集器可以圍繞轉向架的各個零部件拍攝照片,即便是1毫米的差錯它也看得清楚。

            圖片


            圖片


            中車四方股份公司技術工程部工程師 鄧鴻劍:15分鐘可以完成一個轉向架的檢測,質檢員人工可能需要半個小時。


            圖片


            鄧鴻劍是公司第一批參與高鐵動車組生產的技術員,生產自主產權的高鐵動車組是他曾經的夢想。從跟隨外方專家學習技術,到中國技術標準在國外落地,他見證和參與了中國高鐵從“追趕者”到“領跑者”的角色轉變。

            建網絡 配裝備 “由點及面”推動智能制造發展


            △央視財經《天下財經》欄目視頻

            山東省是傳統的工業大省、經濟強省。近年來,山東持續推動新舊動能轉換,朝著智能制造的方向不斷轉型升級。建好網絡基礎設施、培育推廣智能裝備,如今的山東,已經打造出了一批智能制造的標桿示范工廠,正帶動著產業鏈整體升級。山東在智能制造方面有哪些具體的實踐和經驗呢?記者對山東省副省長凌文進行了專訪。

            圖片


            走進山東濟南一處生產計算機服務器的智能工廠,在5G網絡的幫助下,現場的物流AGV小車和工業機械臂,都可以有序進行高精度的作業。 

            圖片

            山東省副省長 凌文我們把5G和光纖匹配到極致,現在已經建了13.3萬個5G的基站;光纖一共有5600公里,任何兩個城市之間時延能做到1毫秒之內。包括工業、港口、交通、民用,所有的設施都能實現最好的智能化的通訊。 


            圖片


            設備信息聯網后,每條產線可以同時生產多款不同產品,大批量的柔性生產得以實現。而借助各類智能裝備,工廠的用工數量只需原先的四分之一。

            近年來,山東聚焦勞動強度大、危險性高的生產崗位,推動機器換人,累計研發推廣300余項“首臺套”智能制造裝備。今年上半年,山東省工業機器人產量同比增速達33.1%。 

            山東省副省長 凌文智能制造最基礎的單元就是每一個裝備。像現在我們省很多比較先進的智能化工廠,裝備智能化率已經達到了95%左右。

            凌文介紹,在打造出一批智能制造標桿企業后,山東現在正在推動產業鏈整體智能升級,“由點及面”形成生態。

            圖片


            事實上,取得如今這樣的智能化轉型成果,對于山東來說并不容易。以往,山東的產業結構以“兩個70%”而著稱:傳統產業占工業比重約70%,重化工業占傳統產業比重約70%。為了推動傳統產業轉型升級,山東持續加大技改投入。2020年至2021年,山東技改投資兩年平均增長6.4%,技改投資規模位居全國前列。 

            圖片

            山東省副省長 凌文老的這些工業,我們要用智能化、數字化,用工業互聯網為它們賦能。山東是化工規模最大的一個省份,先讓化工廠集中進園區,所有的罐都裝上傳感器,提早預警、排查隱患,保證裝置安全、高質量控制運行。未來我們一方面堅決地推廣這些應用場景、好的經驗,還要花大量的精力去扶持、促進、推動、引導中小企業,實現整個全社會的智能制造。


            他撕开她的内裤猛地挺进

            <noframes id="bzzdb">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bzzdb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bzzdb"><ruby id="bzzdb"><rp id="bzzdb"></rp></ruby></track><menuitem id="bzzdb"><ruby id="bzzdb"></ruby></menuitem>
                    <big id="bzzdb"></big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bzzdb"></track>